憂鬱症的心理治療-陳秀蓉教授

課程主題: 憂鬱症的心理治療(影音)

http://www.tsos.org.tw/media/51

授課日期:1021117

講師: 陳秀蓉副教授
課程長度:37分
憂鬱症的影響層面不分種族國籍,而擁有對於憂鬱症的正確觀念將有助於預防憂鬱症及後續的治療。講師在課堂中講述憂鬱症的成因、架構、治療與最新實務介紹,能有效協助憂鬱症患者。

神奇薑黃抗憂鬱、促神經細胞再生

天然療法抗憂鬱正流行!促神經細胞再生:神奇薑黃

汪國麟 醫師

部落格: 汪國麟醫師的健談室

【早安健康/汪國麟(南投東華醫院醫療副院長)】治療憂鬱症,藥物不是你的唯一選擇!

憂鬱正在大流行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於2014年3月19日,在網站上公佈了一個重要訊息:每10個美國人就有一個被指出有憂鬱症(An Estimated 1 in 10 U.S. Adults Report Depression)。以總人口數超過3億來計算,表示至少有3千萬的美國人正受到這個造成個人失能及社會、家庭沈重重擔的疾病所苦。

其實上早在2001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就發表過global burden of disease(可直譯為“全球性疾病負擔”)這份報告,強調在15到44歲的這個年齡層(正值學習、工作與創造能力處於巔峰的時期),憂鬱症是造成社會負擔高居第二位的疾病。此報告同時也估計到了2020年,憂鬱症將會躍居全世界造成社會負擔第二位的疾病,而在開發中國家中,更是擊敗所有疾病、高居第一!

在台灣,憂鬱症的盛行方面亦不遑多讓。根據衛生署(衛生福利部前身)的統計,台灣有憂鬱症狀的人約有200萬,占總人口比例的8.9%(和美國非常接近),其中被診斷為重度憂鬱症的人數就有125萬,占總人口數的5.2%。

唉,這個憂鬱的世界,真是讓人憂心忡忡啊!

繼續閱讀「神奇薑黃抗憂鬱、促神經細胞再生」

請不要再叫我想開點! 如何憂鬱患者對話

避開4大誤區 練習同理心對話技巧

憂鬱患者內心的苦不容易為人所理解。善用同理心對話技巧,加上耐心陪伴,實際案例顯示患者比預期好得還快。

【大紀元2015年06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安琪綜合報導)世衛視憂鬱症為21世紀三大健康殺手之一。面對患有憂鬱症的至親好友,如何與其進行有效對話,許多人仍存在認識上的誤區。有時出於好心的話反而讓患者更加沮喪、深受傷害或是大發雷霆,一旁親友在拿捏該說與不該說之間,猶如在高空中走鋼索,甚至深感困惑或心力交瘁。對此,本文蒐集患者的心聲和專家的反饋,提出4個常見誤區與同理心對話技巧。

陳腔濫調無助益 無言傾聽是良策

誤區(一):輕率提供自以為是寶貴的意見。

避免說:
●你就想開點嘛!事情都有正反兩面,何不學習看光明的一面?
●快樂的權柄握在每個人的手上。想過怎樣的生活,完全取決於你自己。

有別於一般情緒低潮,憂鬱症不是說說道理就能見效。在缺乏了解情況下,隨意提供建議反而造成反效果。根據臺灣《大家健康雜誌》,憂鬱症屬於腦部疾病,在腦神經功能未調整恢復之前,有些思考會受限。這類對話只會讓當事人覺得你無法感同身受。幫助這類病患的首要認知:不要急於解決當事人的問題。最好是先鼓勵他們說說心中感受。

建議說:
我很願意聽你發洩心中的苦楚。
你對我真的很重要,請告訴我怎樣做才能讓你好過些?

《大家健康雜誌》2006年10月號分享了一則克服憂鬱症的案例。當事人說,最好是花些心思與時間與患者慢慢溝通;先聽對方抒發情緒與想法,揣摩體會其中心情,再建議不同的思考角度,病患比較聽得進去。
嚴厲指責傷關係 設身處地替他想

誤區(二):用責備的口吻說話。

避免說:
●快起床!老賴在床甚麼事也不做,怎麼行!
●幹嘛老悶在家?你怎麼一直都這麼萎靡不振?

患者根本提不起勁從事任何活動,這類責難只會使他們與你更形疏遠。

建議說:
你每天早上似乎都面臨著困難起床。有需要我協助的地方嗎?
我知道你很不想出門,我們一起去散步,看場你喜歡的電影或是從事你曾熱愛的活動,如何?

憂鬱症患者深信沒有人能體會其心中的苦,因此感到極度的孤寂。一旁親友若能適度展現同理心,才能和病患進行有效交談。(Fotolia)
憂鬱症患者深信沒有人能體會其心中的苦,因此感到極度的孤寂。一旁親友若能適度展現同理心,才能和病患進行有效交談。(Fotolia)
輕忽痛苦要不得 真切關愛撫傷痛

誤區(三):喜歡相提並論,且看輕病患內心的痛苦。

避免說:
●比起非洲難民,你幸福多了,你有甚麼好憂鬱的?
●與我們經歷的大風大浪相比,你的問題簡直是微不足道。
●這點小事就讓你如此難過,你會不會小題大作了點?
●至少你還有工作、家庭和健康。事情根本沒那麼糟糕嘛!
●堅強點!懂得珍惜你所擁有的,就會發現其實沒甚麼好哭的。
●你何不參加愛心或公益活動,就不會只是一味地看到自己的不幸。
●人生就像是潮水,有起有落嗎!很正常嘛,不要再鑽牛角尖了!

話中帶有任何評論或批判字眼,絕對起不了安慰作用。上述話無疑是在告訴他們:「你的問題沒什麼大不了的,你的過度反應才是個問題。」這會讓患者在遭受煎熬之際,認定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失敗者,加深其挫敗和羞愧感。

此外,憂鬱症患者通常不願意向外尋求援助,他們深信沒有人能體會其心中的苦,因此感到極度的孤寂。要讓病患首肯接受治療,很重要的一點:讓對方明白你願意和他們一起面對,共同尋求解決之道。首先,不妨表達你的憐憫之情,並且適度展現同理心,讓病患相信你真正在乎他們。

建議說:
☆我雖然無法想像你有多難過,但是請相信我的確很同情你。
☆我希望能給你一個溫馨的擁抱,讓你好好大哭一場。
☆我雖然無法體會你的感受,但是我很在乎你,也很願意幫助你。
☆你不需要獨自面對這個困境,只要你開口,我隨時都樂意協助你。
☆我相信如果你能選擇,一定不願意得到憂鬱症。我們共同找尋治療方案,好嗎?
☆你似乎面臨很大的難題。我們一起解決,如何?

憂鬱症患者常使用「反芻思考模式」,容易引發重鬱症。一旁親友耐心陪伴和持續打氣,有助於點燃病患心中希望的燈火,同時藉助專業治療,逐步引導他們走出憂鬱的幽谷。(123RF)
憂鬱症患者常使用「反芻思考模式」,容易引發重鬱症。一旁親友耐心陪伴和持續打氣,有助於點燃病患心中希望的燈火,同時藉助專業治療,逐步引導他們走出憂鬱的幽谷。(123RF)
耐心陪伴燃希望 憂鬱陰影漸遠離

誤區(四):直白地指出患者的情況。

憂鬱症患者常使用「反芻思考模式」,諸如,我到底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發生在我身上?我到底會不會轉好?我是不是沒希望了?……,反覆循環思考下,很容易讓其自憐自艾,進而引發重鬱症。

避免說:
●你可不可以別再「我—我—我—」,你不感到厭煩嗎?
●又來了!你可否別再自憐自艾,這樣做只會讓你變本加厲!

當病況始終未見好轉時,病患很容易感到身陷黑暗的無底洞而無法自拔。記住:耐心陪伴和持續打氣,能點燃患者希望的燈火,同時藉助專業治療,逐漸引導他們走出憂鬱的幽谷。《大家健康雜誌》中的分享案例引用當事人的話說,耐心陪伴患者慢慢走過,她比預期好得還快。

建議說:
☆不論要經歷多長時間?治療需要多久?你會一直陪伴著他(她)。
☆儘管他(她)認為看不到希望,你確信這只是暫時的,總有一天他(她)會恢復往日的光彩。
☆對他(她)來說也許很難置信,但是你深信只要雙方持續努力,情況是會獲得改善。

責任編輯:林妍

憂鬱藥不藥:有關抑鬱症的7個驚人事實

憂鬱藥不藥:有關抑鬱症的7個驚人事實

你所了解的抑鬱症或許是一種迷思

文/凱莉‧布羅根(Kelly Brogan) 陳潔雲 譯
布羅根博士在2016年出版的新著中提出,憂鬱不是一種疾病,而是一種機體失衡的症狀和信號。(Bakhtiar Zein/Shutterstock)

布羅根博士在2016年出版的新著中提出,憂鬱不是一種疾病,而是一種機體失衡的症狀和信號。(Bakhtiar Zein/Shutterstock)
人氣: 3056

按:本文摘自醫學博士凱莉‧布羅根(Kelly Brogan)所著暢銷書《你自己的心智:抑鬱症真相,及女性如何療癒機體以回到正軌》(A Mind of Your Own,又譯:憂鬱藥不藥)。原文刊載於天然療法網站www.GreenMedInfo.com,由英文大紀元轉載。凱莉‧布羅根博士畢業於麻省理工學院(MIT),是認知神經科學領域的專家。

現代醫療保健史上的一場悲劇正在無聲地發生,卻無人談論。我們聽到的關於抑鬱症的故事是這樣的:抑鬱乃由化學失衡引起,因此要用化學——服用處方藥來治癒。美國現有3,000多萬人服用抗抑鬱藥,七名女性中就有一人(育齡婦女四人就有一人)吃藥。此外還有數百萬人敵不過內心攪擾的消耗,也吃抗抑鬱藥,以期排解長期的低落情緒和苦惱焦躁。

即便是精神醫學研究領域的先導,也認為是時候打破這種假說、以新的眼光看待學科進展了。人體自身有深刻的智慧可與環境互動,身體的症狀都是有原因的。抑鬱症就是一種有意義的症狀,體現出我們生活方式的不調,如飲食習慣不良、壓力太大、缺少運動、不晒太陽、環境毒素、吃太多藥等。炎症是機體的語言,是在表達失衡狀況並且尋求改變。我們通常都通過吃藥來抑制症狀,但這就像是家裡著火、煙霧報警器作響,卻將其直接關掉。讓我們來看清下面的事實吧:

繼續閱讀「憂鬱藥不藥:有關抑鬱症的7個驚人事實」

為什麼憂鬱症光吃藥不會好? –談心理治療的重要性

為什麼憂鬱症光吃藥不會好? –談心理治療的重要性

作者:李慧芳臨床心理師/李慧芳心理治療所院長
小茹是一位年紀三十多歲的未婚女性,在心理治療的過程中,她總是一再地數落自己的另外一半種種的不是,她並不滿意目前與男友的關係,即便眾多外人朋友的眼光中,都已經常常在小茹面前稱讚小茹的男友是一個條件很不錯,而且對小茹很好的男人了,小茹也覺得現實條件男友目前應該是最能夠跟自己搭配的一個伴侶,但是在關係中,就是有很多的不滿與生氣,對於即將步入婚姻,她充滿了種種的矛盾與不確定感,她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接受男友的求婚,進入婚姻關係中,但眼前跟男友的種種衝突與掙扎,不禁讓她聯想到過去與原生家庭的連結,那些並未有好好處理過的家庭情感議題,那些負面的情結與情緒,總是一在地攪擾自己。

「我從小就不是一個被父母親好好珍惜的小孩,我總是好像要當個大人一樣在情感上必須要照顧我的父母,做他們允許我做的事,因為算命師說我不能碰狗跟兔子,所以我經常被限制不能好好的玩,我小時候過度地在乎父母的情緒,勝過我自己的需求…….,所以我一直在與父母的親子關係中得不到滿足…..。」「甚至,我非常忌妒我妹妹的出生,我還記得我小的時候,會一直把妹妹當成眼中釘,趁父母不注意時偷捏她,我一直很在乎自己沒有的、失去的,而妹妹所擁有的、而我沒有的或者是被拿走的…,一直到現在,我仍然會一直注意到我匱乏的,非常的不快樂……。」在小茹的例子中,她內心住了一個小小孩,那個小孩在過去的原生家庭,很少有被接納、被喜歡以及被滿足的機會,所以一直到現在,她仍然被內心的小孩給困住了,對關係存有不滿,生氣與敵意的感受,她需要的是好好的重新看待內在小孩的自己,學習如何去珍視她….漸漸地感受她……,然後接納那個小孩,讓她在安全的情況下去長大,才能夠成熟地面對現實環境,為自己的生命負責。

小嫻是一位外籍配偶,她來台灣已經有十二年的時間,因為前夫對自己有暴力傾向,她三年前不堪負荷而訴請離婚,即便是離婚了,小嫻的前夫仍然無止盡地會到小嫻住處門口騷擾並且有精神上的恐嚇,小嫻也因此罹患了憂鬱症,持續地在醫院接受藥物治療。一般人都會知道,像遇到這種情形,一定要能夠報警,或者是申請保護令等等實際的做法去阻止前夫對自己的騷擾行為,但小嫻說:「我曾經試過了,但警察就說沒有證據,所以不能辦案……,而且保護令也去申請了,但是也沒有用,他還是會不定時的來我住處門口觀望,畢竟夫妻一場,他也是孩子的爸爸,總是不能做太絕,我不忍心害他被關…..。」像這樣家庭暴力的例子,在很多的家庭中總是不斷的上演著,但是當我們真實的遇到狀況了,或身邊的朋友有同樣的例子,會不難發現,受害者不管怎麼去勸他(她),他(她)總是不能夠有效的拒絕傷害,反而是不斷地沉溺在傷害中,就像是在自殘與啃噬自己一樣,然後做不出具體保護自己的行為,或為自己生存的權利去捍衛界線,後來在一次的深談之下,小嫻終於說了自己過去的遭遇,她曾經在一歲的時候,因為姐姐在燒柴時的不小心,讓還在襁褓中的她被火燒傷了,一直到現在手臂上與小腿都還有被火紋身的疤痕,「我很愛漂亮,但是我必須薄紗去掩飾這些皮膚上的疤痕。」在成長的過程中,小嫻的母親會不斷的跟小嫻訴說這些小時候的遭遇,即便在小嫻都已經沒有記憶了的時候,母親仍然會把這些怵目驚心的經歷一再地重複訴說,「在我的家鄉裡,村里的人常說:生女兒就是沒有價值,我是家裡第三個女兒,又被火燒傷,我媽媽從小就告訴我我嫁不出去了,所以,在我年輕的時候原本有一個要好的男朋友,但是我覺得我配不上他,所以主動跟他提分手,我想嫁到台灣來,希望我能夠嫁的好,給村里的人刮目相看,但是沒想到來台灣來竟會有這種遭遇,我又不想再回大陸,因為害怕丟臉,丟家裡的臉,也讓姐姐看笑話……。」就這樣,小嫻一直在台灣硬撐著,痛苦的接受她選擇的悲慘命運,一直到做完心理治療的半年,才回去大陸真實的面對日子過生活。

第三個故事個案是小文,小文是國小四年級的學生,父母親三年前就離婚了,他因為有情緒障礙而到治療所接受心理治療,透過遊戲治療的歷程中,看見小文總是不斷的害怕,不敢表達自己,也不敢為自己做出判斷或決定,猶豫、不安、壓抑、否定……一直被這些負面情緒給困住而出不來……,當親職諮詢的時間,我向小文爸爸陳述這些小文治療時的狀況的時候,他的爸爸說:「心理師,妳在說他的時候,我感覺好像妳是在說我,因為我就是這樣的人….,不敢而且害怕承擔、常常猶豫跟矛盾….最後還是很痛苦…..。.」,後來在進入更深層的諮商歷程中,我才了解了家裡一直不敢說出口的秘密,因為當初小文的爸爸外遇所以媽媽主動提離婚,但是在離婚之後,父母親仍然互相關心對方,捨不得對方而有仍有情愫的糾葛,然而小文父親對於外遇的對象,又因為自己的膽怯與退縮而遲遲不能夠果決的與外遇對象分手,因為害怕面對複雜,爸爸擔心在小孩面前形象負面,遲遲不能夠真實的面對自己內心的決定,孩子也一直期待父母能夠復合,小孩明明知道爸爸外遇卻又不敢說出口的秘密,而一在地處在失望落空的落寞情緒下,也因此,整個家庭一直處在焦灼、無助、期待、失望以及遲遲不敢有任何決定的情緒之中,復合之路遙遙無期,媽媽也同樣的在盼望、依賴爸爸回頭,也造成小文不敢真實的面對困境,對事物充滿猶豫以及退縮,父母對於生命的價值觀以及對行為的示範影響孩子太大了,孩子一直走不出家庭的包袱與陰霾,一直到家族開始接受治療,父親才將這些秘密說出來,他們才有真實經歷與對話的機會。

繼續閱讀「為什麼憂鬱症光吃藥不會好? –談心理治療的重要性」

12大營養素 吃對食物,不怕壓力!

12大營養素 吃對食物,不怕壓力!

全民健康基金會

諮詢專家 郭月霞
台大醫院營養部營養師

林先生剛當上主管,業績壓力很大,每天忙得焦頭爛額,三餐都隨便解決,餓了就亂吃零食,更習慣炸雞可樂當宵夜,不知不覺胖了一大圈,愈來愈常精神不濟,連爬個樓梯都頭暈眼花……

在忙碌的現代社會,壓力可說是如影隨形,深深影響人們的身心健康。如果長期處在壓力之下,更可能導致疾病和生理機能失調,例如心臟病、高血壓、腸胃道疾病、憂鬱症等。

愈來愈多研究指出,飲食能有助於改善情緒健康。處於壓力時,吃得對、吃得好,將更能迅速恢復精力,神清氣爽面對挑戰。

壓力讓你吃不停?
當人處於壓力之中,大腦會啟動一連串的化學反應,釋放出大量腎上腺素、正腎上腺素和糖皮質素,抑制或刺激食慾。

因此情緒低落時,人會不自覺食慾大增,以吃甜食、高油脂、高卡路里的食物來發洩。大吃大喝時腦內會分泌血清素,這種神經傳導物質具有鎮靜作用,能讓心情暫時變好,但只要一消化完畢,很快又會恢復原狀,甚至飢腸轆轆更想吃。一旦陷入嘴巴停不了的惡性循環,很容易就會囤積脂肪,造成肥胖及更多健康問題。因此除了改吃抒解壓力的食物,也要搭配運動、休閒,學習壓力管理,才能真正化壓力為助力。

繼續閱讀「12大營養素 吃對食物,不怕壓力!」

為何無憂無慮的生活 ,卻一直覺得不快樂?小心憂鬱警訊!

全民健康基金會 – 快樂人生不憂鬱
胡海國
臺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臺大醫學院精神科教授

25歲的小君正值青春年華,外型亮麗,可說是標準的正妹。雖然身在單親家庭,但與母親感情極好,家境也屬小康,沒有經濟壓力,外人看起來,她的生活可以說無憂無慮。不過小君其實是憂鬱症患者,大學畢業後就一直覺得不快樂,也無法專心工作,每天晚上不靠安眠藥就無法入睡。雖然持續接受精神科的治療,但病情始終起起伏伏。農曆年後傳出噩耗,小君在自家公寓內燒炭自殺,結束短暫的生命……。

世界衛生組織(WHO)曾經預估,到2020年威脅人類健康的頭號殺手是心血管疾病,第二位即是憂鬱症。

從看似光鮮亮麗的藝人、家境良好的名人子女,到尋常市井小民,似乎每隔一段時間,報紙電視上就會有憂鬱症患者自殺的遺憾消息傳出。是什麼樣非不得已的原因,讓一個外人怎麼看都找不到自殺理由的人,非走上絕路不可?憂鬱症到底是什麼病,竟會讓人失去活下去的動力?

憂鬱症不容忽視的警訊
首先要釐清的是,人人都會有憂鬱的情緒,一時的情緒低落、沮喪、不愉快,不能就說得憂鬱症;像是看到傷感的電影流眼淚,因為感情受挫而傷心,被父母責備而難過,都是很正常的情緒反應。一時的傷心難過,不會影響既有的生活步調,該上班、上學,還是會照常去;若是真的得憂鬱症,情緒低落會持續一、二週以上,並且引起生理功能變化,包括胃口不好、睡眠障礙、對生活提不起興致,原有的興趣也消失了,應該高興的事卻高興不起來等。而且情緒的低落不見得是由什麼特別的事件或原因導致。如有這些現象,就要懷疑是否罹患憂鬱症了。

繼續閱讀「為何無憂無慮的生活 ,卻一直覺得不快樂?小心憂鬱警訊!」

憂鬱症只是一時心情不好?憂鬱症Q&A

Q:憂鬱症只是一時心情不好,振作起來就可以了?

A:一時心情不好,還不能說是憂鬱症,要達到精神科診斷為憂鬱症,必須是憂鬱的情緒持續一、兩週以上,並且已經嚴重影響睡眠、食慾、生活步調等等,所以並非一句「振作」就能改善,必須尋求精神科幫忙。

Q:聽說天氣會影響憂鬱症?

A:確實。在高緯度國家,冬天日照時間短,影響人體血清素的分泌,有所謂的冬日憂鬱症。台灣不像高緯度國家那麼明顯,不過冬天一到,可以發現回籠的憂鬱症病人確實比較多。其實遇到陰雨連綿的天氣,不妨多看一些有陽光的旅遊節目,或是把家中燈光打亮一點。住台北見不到太陽,那不妨去南部旅行一兩天,讓憂鬱的心情獲得紓解。

Q:每逢週一或放假後要上班,心情就特別差,是不是憂鬱症?

A:這種短暫一天的憂鬱,也不能說是憂鬱症。這只能說是生活的節奏沒有掌握好,可能是週末假日玩得太瘋,沒有休息夠,或是工作堆積太多、工作壓力大、對工作環境不適應等。建議有這種困擾的人,週末假日不要安排太緊湊的活動,讓自己能充分休息。

Q:不吃藥,憂鬱症可以好嗎?

A:憂鬱症有分輕重,輕微的憂鬱症,確實不一定要吃藥,調整心態及生活步調,甚至培養運動習慣等,就可能改善。也可以尋求心理治療,定期與精神科醫師或心理治療師諮商,學習如何放鬆,如何調整心態。

Q:女生的憂鬱是否和月經有關?

A:有些女生確實在月經來之前,會特別憂鬱。這可能跟體內荷爾蒙變化有關,腦本身功能受荷爾蒙影響是很清楚的,荷爾蒙一有變化,腦的壓力系統會被觸發,要費腦力處理。所以若知道自己情緒會受月經影響,那就盡量在月經前後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

Q:憂鬱症會不會彼此傳染?

A:不會。自殺有時會有樣學樣,憂鬱本身不致於會傳染,因為憂鬱是一種內在的經驗事件。看到別人憂鬱,會讓人同感悲傷,那不能叫傳染,而是一種體會別人,感受到別人情緒的正常反應,如同看悲劇電影會流眼淚一樣。就如有人喜歡帶有憂鬱色彩的音樂或文學,那是一種感受性的偏好,不等於憂鬱症。

Q:鬱卒(心情不好)跟憂鬱症一樣嗎?

A:不一樣。心情不好通常是一時的,因為特定事件引發,過幾天事件結束消失,就會雨過天晴。但憂鬱症不見得有特定事情引發,而且持續時間長達一、兩週以上,不僅心情不好,也吃不下、睡不著、不想上班上學、對身邊的事物都失去興趣等。

全民健康基金會 – 快樂人生不憂鬱

胡海國
臺大醫院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臺大醫學院精神科教授

憂鬱症有哪些警訊? 常以什麼徵候或是症狀表現?

文章摘錄自: 康健雜誌81期

憂鬱症有哪些警訊?

每個人都會在某些時候覺得憂鬱。親密朋友的過世、一段關係的結束、失去工作、或是搬離家裡,都會是讓你感到低落的正常理由。通常只要經過一段短暫的時間,大部份的人就能夠從絕望中回復,重新感受到快樂。

然而,當那些悲傷、寂寞、易怒以及疲累的感覺沒有要離開的跡象,你就有可能已經遭遇到憂鬱症了。

憂鬱症可以被壓力事件所引發,也可以在沒有明顯原因的情況下就發生。 症狀可能突然出現,也可以經過數個月或數年慢慢發展而來。 憂鬱症的症狀和徵候多樣,並不總是以某種特定的模式出現。事實上,你可能患有憂鬱症,但卻不「感到憂鬱」。憂鬱症的關鍵表現,也可以是易怒性、以及失去平常的興趣和喜樂感。

憂鬱症的特徵,以下列的徵候或是症狀表現:

●持續的悲傷:你可能感到低落、悲傷、或是空虛。你可能總是在哭泣,或者是感到麻木:既不高興也不悲傷。

●易怒:你會容易被激怒,以往從不會困擾你的事物,現在卻會讓你生氣。

●焦慮的感覺:你會異常的神經質、擔心,心中被不重要的關注所佔據,並且總是小題大作。你可能會感到坐立不安、腸胃不適、以及心神不寧。

●對生活失去興趣和喜樂感:你可能會失去以往能夠覺得享受的,從人群中、嗜好或是活動裡找尋喜樂的能力。

●忽視個人責任或是自我照顧:如果你以往在家事、工作、或是學校的活動上總是反應迅速,罹病時你卻可能會忘記付賬、在工作進度上落後、或是開始翹課。可能會比較忽視個人衛生(例如洗頭髮)。過去常在意打扮外觀的女性,此時卻可能穿著邋蹋地、沒有化妝就出門。

●飲食習慣改變:你可能會不覺得飢餓,而在不經意中變瘦。也可能會過量進食而變胖。

●睡眠習慣改變:你可能會在夜晚有入睡困難、頻繁地醒來、或是在清早醒來卻無法再度入睡。也有可能會睡得太多,把一天大部份的時間都花在床舖上。

●疲累以及失去活力:你可能總是覺得疲累,活力很低。身體動作可能變慢,說話也會更緩慢。

●專注力、持續力及記憶力降低:你可能會無法集中精神、持續專心致志於工作、學校或是家裡的事情。就算是簡單的事,要做決定也變得更困難。你也會容易忘記事情。

●極端的情緒改變:你可能會經歷情緒的劇烈擺盪,在短期內從喜悅變成絕望。

●無助感:你可能會覺得自己再也不是自己生活的主人,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生活。你可能輕易地被壓力所傾覆,就算是簡單的事情也變得更依賴別人。

●無望感:你可能難以看到光明正向的未來,而覺得缺乏動機,也會對生命是否值得繼續存活感到疑惑。

●無價值感或罪惡感:你可能會開始覺得自己比不上身邊的人,這會使得你開始遠離別人。也可能會無端的產生罪惡感。幾年前發生的、一點也不困擾你的一些事情,現在會佔據思考,變成一種負擔。

●持續的負向思考:你可能會變得悲觀、低自尊、並且不相信事情會改善。像是「我是不好的」、「我不夠格」、「重要的是什麼?」這樣的句子會經常出現在腦海中。

●對治療沒有反應的生理症狀:你可能會經歷頭痛、消化系統問題或是慢性疼痛。這些症狀經常和憂鬱症相關。

●增加酒精和藥物的使用:你可能會使用酒精、處方藥、或是非法藥物,來嘗試幫自己從憂鬱症狀中解脫。由於這些物質會影響腦功能,它們可能反而會惡化憂鬱症。

●尋短或自殺的念頭:你可能會希望自己已經死去,或是出現像「如果上帝可以帶我走,那將會是種解脫」、或是「如果我可以睡下去而不要醒來,對我的家人會比較好」這樣的想法,甚至會實際有想殺害自已的念頭。

如果發現自己正在策劃一個自殺計劃,務必馬上向醫療求助。

引用:http://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nid=63996&page=1

瞭解孩子的心理創傷與精神健康的需求

台大精神醫學部主治醫師 丘彥南

當兒童青少年遭遇自然、人為或意外的創傷事件,除了可能導致身體的傷害外,也可能產 生急性的精神創傷反應,若未經適切之協助,甚至會衍生出慢性之精神疾患,它有可能比 身體的創傷更痛苦,更深遠影響到個體的社會適應與人格成長,需要大家共同的關切與照 護。一般而言,兒童年齡愈小,愈缺乏躲避或承受創傷的自我保護能力,心理復原力亦較 弱,愈需要周遭照護者之協助。這不只是個人健康的議題,也是整個社會的公共衛生及社 區安全照護之重大課題。

造成孩子心理創傷的形成因素包括:1.外在因素:如身體/精神/性虐待、嚴重疏忽、家庭與學 校中的不當管教、目睹家庭暴力、遭受霸凌/威脅/綁架、歷經車禍/天災之創痛/驚嚇、具威 脅性的醫療侵入性檢查或處置等。2.內在因素:因應能力、身體及遺傳因素等。例如,有 先進的研究顯示,基因與兒童虐待及社會支持度會交互作用:如單胺氧化酵素基因表現型 與受虐兒童的反社會行為;血清素轉運器的基因型與受虐兒童的憂鬱症狀;腦滋養因子 (BDNF)的基因型與受虐兒童的憂鬱症,而社會支持度會減少基因表現型及受虐經驗對兒 童衍生憂鬱症的作用。

此外,由生化與功能影像學之研究已證實,一般臨床心理學所述的嚴重心理傷害,在神經 生理功能上可能已造成可偵測的改變。例如:在長期受虐的壓力下,兒童邊緣系統及下視 丘—腦垂體—腎上腺系統的發育和功能會受影響,杏仁核會萎縮且對皮質醇反應較不敏 感,而在被收養後良好的親子關係下,下視丘—腦垂體—垂體腎上腺系統的異常是可逆的。

孩子心理受創後適應不良的表徵包括:焦慮、激躁不安、畏懼、憂鬱、自我傷害、拒絕學 習、學業成就下降、消極被動、退縮、懼怕上學、逃學、逃家、對立反抗、違規犯紀、衝 動攻擊、飲食障礙、睡眠障礙、物質濫用、網路成癮等。若產生典型的創傷後壓力障礙症, 則會有創傷記憶反覆侵入重現、重覆作有關創傷的夢或玩有關創傷的遊戲、過度警覺、容 易被驚嚇、躲避可能促發創傷記憶之情境或刺激、對外界產生麻木反應/失去信任、對社會 或未來缺乏寄望/信心等症狀的顯現。

霸凌不只是造成當事人短期的困擾和痛苦,也可以造成長期的困擾或適應困難。研究顯示, 霸凌受害者的暴力及反社會行為會增加,他們也可能於日後成為霸凌者。霸凌者除了具有 暴力及過動衝動的特質外,也常有低自尊、憂鬱、自殺意念、社會適應不良等問題。同時 為霸凌及被霸凌身分者,比單純為霸凌者或被霸凌者有更嚴重之適應問題,如:更多的外 顯行為問題及心理/精神症狀、更持久的霸凌行為、更高的自殺意念比例、最差的學校及人 際適應、最高的使用酒品風險以及最多的身體受傷等;共同關心及照護涉及霸凌的青少年 學生,是教育及醫療體系非常重大的任務。身體外觀特殊、弱小及有特殊教育需求的學生, 常是易受霸凌的弱勢者,在兒童青少年心理診療中,我們經常要處理這方面之議題。

對一般大眾而言,個別心理治療往往被認為是心理創傷治療惟一的選項。然而,實際上個 別心理治療也有其侷限:有些孩子無法接受個別心理治療,或是缺乏足夠之認知能力;有 時候,環境之處理與教養者之諮商就足夠,甚至是更為重要;有些狀況,團體心理治療很 有幫助;有時候,針對嚴重困擾的精神症狀使用藥物,不只可儘快減輕孩子的苦痛,也可 避免心理失衡與精神症狀之惡性循環。 對孩子基本照護上的要點包括:提供孩子安全穩定的環境,在觀念/態度/方法上做到真心接 納關懷、適切擁抱/身體接觸、寬恕/不記怨恨/不過度自責、同理心的聆聽/了解與溝通、容 忍安全範圍內的探索、以包容的心看待差異與過程、放下名利/執著、避免暴力/情緒勒索/ 恫嚇/嘮叨、不過度期待/追求完美/計較/比較、放鬆、幽默、昇華、正向思考等。

在醫療體系中,社區家庭醫師、小兒科醫師與精神科醫師們與其他醫事人員攜手合作,落 實提供共同照護,敏感覺察問題並協助處理及轉介,倡導健康社區之友善互助文化,積極 與教育體系合作,倡議心理健康人權教育等,都是臨床工作者預防及治療作為的實踐。 社群中的兒童保護工作,防止兒童受虐或暴露於暴力環境,是使兒童免於在不合宜的環境 中成長的重要作為。它需要在跨系統、跨領域、跨專業的合作下結合大眾來做好,它需要 考量社會文明與制度的變遷、社會文化的差異、家庭與個人的特性,它與社會的整體政治 與經濟層面息息相關,它牽涉到立法、司法、社政、教育、醫療等專業,它讓人面對基本 人性及某些價值觀的矛盾與衝突,它帶來親子關係的試煉與影響,它是防止兒童身心受創 及促進復原的關鍵行動 讓兒童在合宜的環境中成長且身心健康發展,是現代化公民社群的衷心期許與致力的目 標。

預防重於治療是不變的金科玉律,教育體系應重視推動正向同理心及了解個別差異之 教學設計,落實於每一種課程中,鼓勵互助,適性的帶起每一位孩子,摒除羞辱、歧視、 連坐處罰等之管教方法。教師及行政人員都應以身示範,謹記良善之心是最無上寶貴的資 產,教育最大的功德在於培養人具備良善的人格。 倘若人人都能認同並重視心理健康人權的落實,整個社會將會邁向更健康的循環,孩子們 因心理創傷所致之苦痛也將大大的減少。

引用:http://epaper.ntuh.gov.tw/health/201310/child_2.html